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黄江南:新旧时代变迁中的现代经济

2020-03-24 17:51:17
“ 进入2020年3月以来,全球资本市场剧烈震荡,美股一周两度熔断蒸发3万亿美元,国际原油价格一度跌破30美元,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世界大部分地区,开年以来的“黑天鹅”事件接连发生。面对当前局面,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和应对,未来我们又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继续前行?
 
近日,数字资产研究院、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以“全球金融市场大震荡”为主题举办了线上研讨会。在会上,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黄江南以《新旧时代变迁中的现代经济》为题,探讨了观念经济时代的特征,并进一步分析了观念经济时代危机的产生机制和对社会的影响等方面问题。”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01
 
 
观念经济时代,经济危机主要打击的是金融产品
 
眼下,我们并不是处在工业经济时代和后工业时代所处的变迁过程,我们把眼下所处的时代定义为工业时代向观念经济时代转化过程中的特殊的交接时代。什么是观念时代或者观念经济呢?以非物质生产和非物质产品价值为主的经济形态就是观念时代。
 
工业时代就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和制造业产品的价值为主的时代。发达国家和最发达国家,美国、德国、日本的服务业都是非物质产品的,已经进入了以观念经济为主的时代,中国也跨过了50%的门槛。世界正在飞快地把非物质生产变成整个经济的主体,而制造业变成整个经济的一小部分。
 
我们原来研究的经济危机是工业生产、工业时代的经济危机,由于生产产品的变迁,我们现在经济危机是观念时代的经济危机,这两个危机的根本区别就是传统的经济危机衰退表现为生产性的危机,也就是每次危机来了我们就看到整个物质生产制造业受到严重打击。
 
基于目前所处的时代,本世纪历次发生的经济危机对工业、物质经济打击很小,都表现为观念形态的、价值风险的危机,现代的危机都是金融危机,而不是物质生产的危机。当经济以观念价值和观念产品为主的时候,危机也就转移到了观念产品领域,而金融产品本身都是最重要的观念产品之一。
 
 
 
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 黄江南
 
02
 
 
观念经济社会,财富的巨大来源于消费
 
眼下,政府债务是一个问题,但是银行债务是真正的大头。对于债务的认识也要基于观念经济形态下的认识,观念产品可以重复使用,电影可以重复看,书可以重复看,技术可以重复用。决定观念社会财富在于消费,也就是电影多少人看,观念产品可以重复消费,消费的人越多社会的财富量越大。
 
怎么才能扩大社会的财富呢?除了正常的收入之外,很大的一部分购买力来源于贷款,货币发行已经从存款发行转化为贷款发行,贷款越多当然存款就越多,形成了更多的货币量,更多的货币量造成了更大的消费量,每个人贷的钱,银行贷出去的钱都是要投入消费。社会在同等观念产品的提供下,只不过每一个观念产品,书卖的更多,电影看的更多,变成了更多的消费。同样的生产情况下由于金融的效益,由于货币的效益,整个社会财富量增加。
 
凡是进入观念经济为主的国家都是高贷款率、高存款率,这也是为了整个社会财富增加所必要的和最科学的捷径,所以我坚决反对降低银行贷款。但是这里又会导致一个问题,最后贷款以银行系统为中心,以前每一个企业如果发生了危机,自己企业就破产了,最后把很多的危机,很多的金融风险就计入了金融系统和银行。风险不管高低总是随着时间的积累越积越高,积累越高就是价值不平衡了,因为贷出去的收不回来,借贷之间发生了矛盾。
 
现代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是金融风险,而金融风险主要源于贷款风险。如果银行能够平衡贷款风险,金融系统就几乎可能消化一切风险。可惜我们现在的银行做不到。这就导致在现在的银行体系下,贷款风险这个问题是无解的,也就可能导致危机,进而出现银行破产,最终将危机和风险传递到资产所有者,也就是储户身上。 
 
从这里可以看到现代危机一定是金融危机,而金融危机都是风险危机,风险危机都是风险不平衡产生的。眼下这种危机就会频繁发生,不可能避免。我们都在努力避免风险,其结果就是我们一次次把风险规避掉了,一次次不让它爆发,没有传导给最终的存款户,就集结在金融系统中,集的越多爆发出来的就越强烈。
 
如果让它一次一次爆发就不会成为强爆发。我们只有两种选择,一个是较为频繁的弱爆发,一个是控制弱爆发会出现比较强的强爆发。在数字经济的环境和背景下,我们完全自动化的消化这些背景,因为这种危机早晚是全人类要承担的,不是日常承担就是危机爆发之后还是要传递到整个社会的财富所有者。
 
我们在研究过程中发现,完美的机制需要整个市场运行规则和金融规则的配合观念经济需要发展的大变迁。我们现在还做不到,还是延续过去的市场,所以现在是在这种背景下的危机。
 
03
 
 
观念经济时代,投资建立在预期之上,隐藏着更大风险
 
金融产品是什么呢?金融产品是一个完全抽象的产品,把所有的财富内容都抽象掉,最后卖的是希望。金融产品唯一的价值就是希望,每个人拿金融产品的目的是希望有更高的价值回报,这种希望随着观念经济时代的到来,就越来越呈现现实和希望之间的差距。
 
以前买工业、买制造业的股票,完全知道对应的是什么产品和怎样的生产力,过去的物质生产对象的虚拟股票是价值可控的。但是我们现在的投资高科技往往是市场上根本还没存在,我们出一款游戏游戏没有,出一款电影电影没有,所有的投资建立在预期之上,预期能不能实现不知道。
 
如果不实现怎么样?风险。现在这个观念经济使整个投资的风险越来越高,随着时间自然就积累出来金融风险,整个市场经济运行情况和GDP指数,跟市场有巨大的距离。因为希望是受很多因素影响的。
 
为什么说信心比金子还重要,因为本身大家买的就是希望,希望如果不破灭,它的价值就存在。希望一破灭价值就消失,或者是价值就减值。影响希望的绝对不仅仅是股票,石油价格的下降也是对希望的打击,疫情也是对希望的打击,对希望的打击力度和疫情直接对经济影响的力度是完全不对称的。没有人知道疫情究竟对经济有多大影响,然后在传播过程中就可以进行观念的放大,人们就会对未来的预测和希望会比实际更好,但是对未来的恐慌可以比实际更大,远远超过实际。同时,又有羊群踩踏效应。
 
这些因素为什么不可预见呢?如果物质生产可以计算预见,预测希望的时候,预测什么对希望进行影响和打击的时候,除非你也可以预见到哪天爆发疫情,也可以预见到俄罗斯和沙特哪天吵起来而谈判不成。为什么说偶然因素呢?一个工厂成败偶然性非常低,观念产品偶然性就相当大。因此经济动荡和稳定性就会更差。
 
当我们讨论现代经济危机的时候,首先要从理论上探讨危机产生的根源形成的机制、对策。对策又对危机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我们能把控到什么?不能把控到什么?实际相反的,我们现在对于金融的把控也是可以做到一定程度的干预。
 
比如说经济危机到来,美国政府量化宽松满足流动性的问题,以前在存款发行的时候,你就不可能量化宽松,存款发行也不允许你量化宽松,只有贷款发行可以量化宽松,而且不仅仅是在政府手里。银行的政策,对贷款的风险评估的要求,对风险评估越松贷款放出去越多,对风险评估的要求越高贷出去的就越少,贷出去越少意味着社会新增购买力就越少,新增购买力越小观念产品卖出去的越少。
 
为什么我只说观念产品呢?因为物质产品的需求在今天的社会和未来的社会都充分满足了。所以有了更多收入,我也不会吃更多大米,我也不会穿更多衣服,我最大量是投入到观念消费上。这次疫情来了大家不能看电影了,或者不去看电影了,但是不可以不吃饭,所以你还是吃的跟原来一样多的饭,而且没有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真正在物质的生产上,所有的价值风险影响的大多数在观念产品之中,而过渡不到所谓的基本制造业。
 
当然也有过渡,也有影响,但是过渡到那影响就很小了。现在危机看来很凶猛,但是对制造业,对物质产品的影响就会很小。你一万块钱的收入降低到五千块钱,你吃的大米还一样多,但是你可能看歌剧的程度要收缩,你手机就不换了,就是这样的差别。
 
当我们分析了危机的时候,就看过去金融系统中的风险,也就是坏帐,坏帐累计到什么程度。有些不是潜在坏帐,一定程度上就变成坏帐,正常情况下不是坏帐的,在什么条件下是坏帐,有的不是坏帐,有的是绝对坏帐。科研失败是绝对坏帐,有的就不是坏帐,当经济好的时候大家来吃饭就一定有钱,经济不好的时候大家不来吃饭就没有钱。这些机制我们都要认识。
 
因此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也就看到了所谓现代经济危机,实际对人民群众基本生活的打击是很小的,不像以前经济危机对人们生存打击很大,而打击最主要的是金融产品。但是金融产品当然会传递到其他各个方面,包括物质生产,包括制造业。
 
04
 
 
观念经济时代,GDP不再是适合的指标
 
关于GDP的问题。我们现在衡量经济危机,衡量经济发展都是以GDP为主要指标。但是GDP告诉大家是工业经济的指标,能够比较好的反映工业生产和工业财富的增长,对观念生产和观念经济来说是有问题的指标,而且问题非常大。
 
首先是产品上,工业时代,有劳动就有产品,有产品就有GDP。在观念生产中,有产品也没有GDP。什么叫财富?人类需要的就是财富,我用劳动创造人的需要就是财富。基础研究是不是劳动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也是社会需要,也是智能产品。有GDP吗?没有GDP。
 
我们说一个药物研发十年、十二年,十年、十二年有劳动有成本支出但是没有GDP,今后有了GDP也是前十年投资和工作的结果,不是我今年的GDP,是我十年前的GDP,或者十年前逐步累计的GDP。因此从产品角度,GDP并不能反映当年财富的增长和财富的创造。
 
从技术来说,摩尔定律18个月性能提高一倍,成本下降价格下降。摩尔定律的产品不断降低成本,GDP怎么统计?由于技术的发展成本变动太快了,可能GDP下降,产品数量更多了。财富量在增长,但GDP在下降。如果把微信关掉,三大通讯公司就会上涨,这就是技术决定的。
 
另外定价机制,我们原来的物质产品价格跟投入是密切相关的,价格是唯一的,是市场给定的。我们现在的观念生产的价格不是市场给定的,也不是唯一的,是策略定价的。定价机制不一样,GDP就不一样。投入和产出之间的关系是固定的,而观念产品和成本之间是不固定的,可以多种选择。GDP怎么反映呢?
 
还有制度问题,这次抗击疫情过程中,我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这些都是投入,也带来了财富(健康也是财富),满足了社会需求。但是,这样异常巨大的经济投入以及产生的社会经济财富,最终都不会在GDP中体现,因为这些投入都由政府买单。据说美国一个试剂盒卖了3000美金。
 
而我们今后的观念社会的制度,很多产品和服务的提供,就不完全是市场化,所以GDP又产生了差别,保险也可以,保险发生支付就产生了GDP,中国也不用保险,政府支付就没有GDP。当社会发生了制度变迁的时候,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但我们还用一个已经过时的,已经完全不能反映经济指标的讨论。
返回

上一篇:高申:面向东亚的半导体设备投资并购机会|集微直播间下一篇:梧桐树资本高申:智慧医疗的重点赛道与投资策略

关于我们 / 管理团队 / 投资组合 / 公司新闻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5 梧桐树资本 津ICP备160027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