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黄江南:疫情对医疗产业供给侧改革的影响

2020-03-18 16:38:55
“ 突来的疫情,我国进入了”全民战疫“状态,不出门、无接触、不聚集,抗疫效果似乎初显成效。但是一些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在抗疫过程中,营收无法覆盖成本支出导致的现金流短缺、资金链断裂的案例也在不断出现。疫情下,企业面临生存考验,如何活下去是比如何快速增长更为重要的课题。
 
在第一路演携手著名经济学家黄江南举办的穿越疫情·驰援“疫”线之经济学篇直播公开课中,黄江南亲临分享疫情对国民经济的影响及医疗产业供给侧改革的机会。”
 
01
市场经济下,疫情对中国医疗体制的影响
 
黄江南表示,新型肺炎疫情是冠状病毒,病毒是生物,任何生物都有从产生到成长发育,然后走向衰亡的一个过程。所以,这次病毒总有一天也会走向衰亡,当疫情结束,国民经济还是将重新走向发展的正轨。
 
那么,这次疫情会对中国未来产生哪些重大影响呢?黄江南认为,有三种可能,首先,医疗健康可能会走市场体制,用市场经济的办法来解决健康问题。第二可能走向社会化体制,社会化体制,就是健康医疗将主要不是由市场来提供,而是由社会来提供。第三种是两者的混合制。
 
从解放以来,到改革开放初期,我国走的是一个社会化的医疗体制,国家承包了整个医疗保险这是一个社会化的医疗体制。黄江南认为,从人类历史上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医疗体制都不是现在所说的市场经济,现在所说的市场济,实际上是资本主导下的市场经济,不是一般的等价交换市场经济,更深一步来说是资本支配的市场经济。
 
而在西方的医疗体制中,中世纪很重要的教会医院就是社会化的一个医疗手段,他跟病人之间不是一个等价交换的行为,也不是一个受市场支配的行为。
 
黄江南认为,社会化和市场化,两者最本质差别就是医疗资源的分配,市场化是按货币分配,有钱就享受医疗资源,没钱就享受不了,钱多钱少享受的医疗资源好坏又不一样。
 
社会化的制度根本上是按需求来分配。也就是需要什么样的医疗资源,就给你什么样的医疗资源。这次疫情为什么会对中国的医疗制度选择起到一个重要的影响?黄江南认为,穷人和富人在这次疫情中的医疗资源方面是平等的,按照病情来评估,按病情来分配,这就是社会化的分配和资本化的分配之间的差别。
 
这次疫情中国就完全采用了一个社会医疗的办法。那市场化医疗是不是就无道理可言?黄江南表示,也有一定道理。市场化医疗在社会财富差别的时候可以形成差别供给,也就是按照财富的等级形成医疗资源供给等级,这是市场化或者说资本化的医疗体制所能够提供的。
 
黄江南认为,资本主导下的市场体制,最适合制造业的发展,也就是工业化的发展,但对于观念生产,历来资本化的市场并非最好的选择,一是公平性的问题,其次是效率问题。
 
从效率上来说,医疗的分配和医疗资源有很大关系。有效的医疗资源下,怎么样得到最高效呢?观念经济学告诉我们,观念最高效是广谱性的服务。而现在很多的西药,尤其是抗癌药,1%的病人享受,99%的人得不到医疗救助,这就是资本支配下的医疗制度。据黄江南介绍,目前中国70%,80%消费者都支持,希望通过一些行为,把这些受资本追求最大利润的行为,变成一个社会效益最高的行为。
 
 
02
医疗健康如何走向惠普的社会化生产?
 
黄江南认为,所谓医疗体制的改革是向市场化,向资本支配下的医疗体制发展。这次疫情过后,整个我们国家的健康体制可能会展现加强社会化医疗这个途径,但是又不能完全舍弃市场。今后可能会走向什么呢?黄江南认为,跟西方不同的是,将会以社会化为主,市场化为辅的一种混合医疗体制。
 
此外,随着整个社会进入观念社会,医疗行业作为一个典型的观念生产,新的观念经济学告诉我们,观念生产可以无限重复使用,成本趋近于零,本身的产品就具备普惠性,但是制度不具备普惠性,如果我们的制度和产品形态结合起来,未来我们在医疗健康方面就会走向普惠的社会化生产,所以这是一个医疗制度的根本选择问题。
 
那么体制发生变化还会出现什么呢?黄江南认为,医疗健康一定会形成对大数据的影响,大数据可以指导医疗手段的改善,医疗方整治的发展,药物的研究等都需要大数据的支持。但是现在我们的制度对大数据设置了许多的障碍,比如病人的病历不能出医院,数据不能给,病例也不能给,所有的数据是隔裂的,由于它的隔裂,整个医疗方面的智能和技术发展就受到了很大阻碍,这是医疗制度需要改革的地方。
 
更深一步说,隐私也是一个问题,隐私和隐私的代价也要有一个对冲和考虑。但什么东西都没有绝对,因此我们要在技术发展的手段和现实面前重新考虑,我们很多问题的出发点,观念和政策。
 
此外,医疗健康体制还涉及到医疗监管和医药监管等问题;包括医生,医疗人员的管理体制,社区的医院问题。黄江南认为,社会化的医疗体制不是资本支配,也不是等价交换的,但它可以取之于民众,服务于民众,比如说今后要发展社区医院,有的所谓的收入高阶层的社区医院,除了国家一般性的保障之外,就是由国家出资的。无论是一般社区还是高档社区,只要你是民众,国家按民众的水平匹配社区医院。
 
黄江南表示,将来整个社会化不一定是由政府为主导,而是以社会为主导,根据医疗的需求支配医疗资源。而疫情之后,健康产业一定会有大的发展,虽然们目前我们的医疗水平和发达国家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但中国在今后不远的将来,将会成为医疗财富第一的国家,在医疗产业GDP的水平上,美国在很长的时间内一定比中国高,但是中国的医疗服务和医疗所能提供的可能性远超过美国,因为中国未来和美国现在走的是一个不同的医疗体制。
 
最后,黄江南总结到,医疗产业的供给侧改革有很多值得看的地方。这给所有的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发展、开发、想象、工作空间,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一定要按照新的规律,循着新的道路向前发展,如果还是墨守成规,抱着老的资本观念和意识,以收益为中心的这种经营方式在未来的医疗体系中一定会被淘汰。
返回

上一篇:童玮亮:数字经济变革下的产业互联网投资机遇下一篇:梧桐树资本高申:智慧医疗的重点赛道与投资战略

关于我们 / 管理团队 / 投资组合 / 公司新闻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5 梧桐树资本 津ICP备160027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