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梧桐树董事主席黄江南:经济停摆这么久,我们看到了什么

2020-02-28 13:52:54
导语

2月26日下午,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黄江南做客网易企业大学大师课,深度解读新中国经济和产业发展趋势。此次直播课堂受到网友广泛好评。

在全民抗击疫情的大背景下,对中国产业发展的趋势的讨论,必定离不开有关疫情对人民生产、生活,进而对整个经济带来的影响。

黄江南先生围绕供给与需求、观念社会、短缺经济与富足经济等几个重要的社会经济学观念出发,试图更为生动地解读中国经济和产业发展趋势。以下内容是黄江南先生在网易财经云课堂的演讲实录。

 

*观点提要*

1、这次疫情对国民经济影响最大的是对消费品的影响。

2、在物质经济环境下,疫情在经济上威胁的是生存;在富足经济或观念经济下,疫情对经济影响的是生活质量。

3、疫情过后,中国的医疗体制会慢慢清晰起来,走一个市场化和社会化并行、以社会化为主的医疗体系。

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黄江南:经济停摆这么久,我们看到了什么?
 

黄江南表示,现在谈对中国产业发展的趋势就必然要联系到当前对全国人民生活和生产影响最大的疫情。由于疫情影响,整个长假至少延长到了一个月以上,也就是说一年中10%甚至10%以上的生产时间都全面处于低潮和停滞,在这样一个被疫情打断经济生活这么长时间的影响下,我们看到了什么?

 

第一,我们国家真正地走出了短缺经济。在消费方面有吃有喝,并没有受到实际影响。这除了说明我国走出了短缺经济,还说明国家有了雄厚的物资储备,我们在长达一个月甚至两个月的生产低潮时,市场全面繁荣、物资全面充分,说明我国经济有应对重大风险的强大抵抗能力。

 

第二,中国经济具有很强的稳定性。这次疫情没有发生经济恐慌,当然有企业主会发生一些困难,但市场没有中断,必要的生产服务还是有条不紊的,而稳定性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素质。

 

第三,在疫情收尾和结束的过程中还要看我们恢复再生产的能力,这又是一次对我国经济的检验。这次疫情既检验了经济的抗风险能力、经济的稳定性,还要在今后不远的将来,检验疫情过后的生产和经济恢复能力,我相信我们会再次创造出世界奇迹。

 

01

在现在观念社会中消费决定经济

 

在工业社会的早期和成熟以前,人们就必须应对资本主义,必须要充分发展资本,必须充分尊重资本。为什么?因为工业社会生产力的标志、生产发展的动力是装备,也就是说,一个企业的生产能力,生产规模不是取决于有多少工人,而是取决于有多少设备,而设备的价值形态就是资本,因此尊重资本是为了发展社会,发展资本也是为了发展社会,资本发展了社会才能发展,生产手段才能发展。所以说工业社会的配套制度是资本主义制度,而资本主义有它先天的合理性。

到了现在的观念社会,当一个社会进入观念社会的时候,它整个社会形态又发生了变化,它必须是社会主义制度,也就是不是从资本出发、从资本利益出发,而是从整个社会利益出发,这是由观念产品的性质决定的,因为决定工业产品生产的是装备,而决定观念产品生产的不是装备,装备在观念生产中退到了次要地位,主要地位是人,是有知识、有能力的人,是具有观念武装起来的人。

观念产品包括知识产品,当然有些产品不是知识,而是技能产品,但也属于观念产品,没有什么知识,它就是技能,但带给了大家观念享受,所以它也是观念产品,而观念产品本身是可以无限消费的,这跟物质产品不一样,无论哪种物质产品都不可以无限消费,只有观念产品可以无限消费,也就是说一场球的录像可以放给全世界的人看,一个知识可以全世界的人都学,一个观念可以让全世界人民享受,而且可以共同享受,这就是观念社会的产品性。

而且观念产品在消费过程中没有损耗,它会一直保持原样,因此怎么使社会财富最大化,就是使这些产品能有更多人消费,消费的人越多,这个财富的价值就越高。

现在我们已经度过了短缺经济,开始进入了富足经济,或者说“非短缺经济”,方方面面都逐步走向了富足经济,走到富足经济时经济生产就不能再发展了,再发展也没有可能性了,那么限制经济发展的就不是生产了,观念经济限制财富增长或生产的完全取决于消费,也就是物质生产,特别是在工业社会的中期和早期以前,都是生产决定经济,到了观念经济,就是消费决定经济,打个比方,我的电影票收入不是取决于生产多少票,而是取决于多少人买票。一部电影拍出来,一万人是看,一亿人也是看,一亿人看肯定比一万人看产生的价值量高,财富量也就大。因为观念产品可以反复消费、无限消费,这个性质使得它的价值取决于消费,它有没有价值也取决于消费,如果电影拍出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看,那你的电影就没有价值。

这次疫情对国民经济影响最大的是对消费品的影响,也就是疫情阻碍了人们去消费,比如影响最大的是哪些行业?

电影业,在这段时间内基本趋于零了,所有电影院都关了,电影产业在这段的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可能下降了90%,为什么?不是生产下降90%,而是消费下降90%,大家不能去电影院了。

另一个比例可能没那么大、但产值影响很大的就是餐饮业,大家不能出去吃饭,所有饭馆都关了,少部分人会点外卖。

在GDP方面,由于消费的限制和消费的下降,使得国民经济的财富发展受到了影响,这就是新的经济形态下疫情对经济新的影响方式。

 

02

观念产品的影响是即时的

能随着时间消失

在观念经济中,又出现了一个问题,尽管对财富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但对人们生活影响的程度要比传统经济中小得多,因为在传统经济中财富损失和观念经济中财富损失的危害是不等量的,因为那时财富的损失意味着生存可能性的丧失。

而现在呢?这种损失只是你过得好一些和过得差一些的区别,好一些和差一些并不威胁到你的根本生存,这时它对人们的生活影响程度就低了很多。

也就是说,消费上的影响是人们很容易度过、容易接受的,当然,它在GDP上的反应是巨大的,餐饮业每年给国家GDP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光一个小肥羊涮锅一年就能创造几百亿的产值。

而且观念产品的影响是即时的,不是滞后的,消费的损失随着时间过去了,只有对餐饮老板有滞后影响、而对消费者没有。如果一个社会的水平进入了观念社会之后,它的影响方式就会发生变化。

在短缺经济和富足经济这两个不同的经济阶段,在工业社会和观念社会这两个不同的经济形态下,疫情对经济生产的影响是不一样的,而这个社会对疫情的抵抗能力和抗打击能力也是不一样的。

总得来说,在物质经济环境下,疫情在经济上威胁的是生存,在富足经济或观念经济下,疫情对经济影响的是生活质量。从经济发展上工业社会所追求的是量的发展,也就是产品数量的发展,它的经济发展是线性的过程,而观念经济的发展是非线性的,增长也不是线性增长,这时候增长的曲率,曲率也就是找准方向,选出好模式,能不能改变人们的意识和行为方式,往往是经济发展能不能顺利、财富创造能不能更加有效的主要方式,创新包括制度创新、模式创新、产品创新、生产组织创新,所谓创新,每一个都是拐点。

 

而且创新一定是基于科技进步的,基于一系列观念产品的创造,没有知识进步就没有生产方式的发展,而这些发展就叫做拐点。各个方面都在发生转型和不断转型,包括制度转型,这些才是影响经济最重要的作用,也就是说整个经济不是平铺直叙的,如果转型快,在某些方面发展尽管慢,但你要转型快,可能整个社会发展和经济发展就会变得更加有效。

 

03

疫情对医疗、教育产业产生巨大冲击

这次疫情过后,我认为中国的医疗体制会慢慢清晰起来,走一个市场化和社会化并行、以社会化为主的医疗体系,这个体系将会对所有生产、产业、治疗形式等产生非常深刻的影响。

在这次疫情以后,除了医疗体制要有一个明显转型,医疗产业会迎来改变,现在我们说供给侧改革是什么?不是从生产出发,而是从需求出发去发展生产。医疗需求,不仅仅是这次疫情带来的医疗需求短缺,即使没有疫情,我们的医疗供给和需求之间也存在着大量的缺口。

这个缺口给我们的提示,是今后全社会发展的资源会向健康倾斜,首先是人才培养,医生、护士、专业医疗人员今后会成为教育发展的重点,会扩大招生;其次在药品、医药器材、医疗设备的发展、定价机制、形成机制方面也会有一个大的发展。

我想整个发展要按照新的社会化体制发展,它的投资体有几个方面,一个是投资和建设体系的发展,投资由谁投,是市场投还是社会投;第二是支出体系,医疗支出由谁支付,个人支还是社会支?这也涉及到社会化的问题。所谓社会化问题讲出社会化医疗,它由好多具体组成,有投资体系、支出体系,最后才是医疗生产方式的体系,这些都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今后就是要在新的体制下达到高效和低成本,高效和低成本一定要建立大数据体系。

再就是,这次对教育体系将会有很大的冲击,因为教育也是传统产业中的观念产业,是最早的观念产业之一,传统产业以前是面对面,教育要到学校,这次不能进教室了,就变成了网络,实际上由于网络技术的出现,是教育产业最高效的方式和最公平的方式,因为有钱没钱都享受同样的网络,都是最好的老师,这次在疫情面前教育并没有完全停止,网上教育蓬勃发展。

网上教育在疫情过后,成长起来之后,它还会进一步发展,而发展是什么?因为整个教育要变成终身教育,教育要变成整个社会除医疗之外的一个巨大产业,而教育的提高是整个经济发展最基本的动力,只有通过网络化的教育才能带来大规模低成本的工业化和持续化,我说的教育还不是体制内大中小学的教育,而是整个社会知识更新和知识发展的教育,这是全社会观念生产的一个重要领域,这次网络发展会带来很深刻的影响。

最后是我们的生产方式和生产组织形式,因为观念的生产方式和生产条件和物理生产不一样,由于网络的出现,知识的生产完全可以借助网络生产,而这种网络化生产实际是更加高效的。网络化就是用新瓶装新酒,但从老瓶到新瓶需要一个人们接受的过程,这个过程可能很漫长,人们没有意识到,但这次疫情打破了这种意识,使得观念生产越来越多地走上了新的形态,而这种新的形态又能使观念生产力大大提高。

比如这场直播就是一个新型方式,既是教育方式,也是工作方式,所以现在观念生产的公司已经复产了,很多公司经常开网络会议、网上办公,相信即使疫情过后,很多方面还会保持下去,这就是一个习惯的问题。由于疫情带来的特殊环境反而使我们今后的生产形式和生产方式发生了变化,而这些变化又能推动生产力向上发展。

 

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黄江南:经济停摆这么久,我们看到了什么?
黄江南先生的直播课堂受到网友广泛好评
返回

上一篇:阳煤集团联合梧桐树资本捐赠40吨消毒液驰援湖北随州下一篇:卖好车CEO李研珠:“以静制动”是当前汽车经销商最好策略

关于我们 / 管理团队 / 投资组合 / 公司新闻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5 梧桐树资本 津ICP备160027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