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新冠”疫情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影响及未来的投资机会

2020-02-27 09:58:17

导语

 

“中美贸易摩擦、国内半导体市场复苏、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复工难”、中国光通信制造中心湖北省遭遇重创......多重因素的冲击下,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

 

中国半导体上、中、下游各产业,会因为疫情而改变19年下半年以来长期向好的局面吗?疫情结束后,半导体产业又将迎来怎样的机遇?企业线上办公方式的大比例增长,会给半导体产业带来怎样的投资机遇?

 

本文试从专业角度分析疫情对半导体投资领域带来的机会,愿各位同行在半导体行业发展的这场“马拉松”中,增强信心,稳中有进,慢下脚步后整装待发、一往无前。

 

 

2019年下半年起,在5G通讯、人工智能、物联网、消费电子等终端需求的带动下及中美经贸摩擦的双重背景下,国内半导体市场强势复苏。存储器、SOC、射频芯片及功率半导体芯片等市场需求旺盛,部分产品甚至出现涨价缺货的情况。国内中芯国际、华虹宏力等晶圆厂以及长电科技、华天科技、晶方科技、通富微电等封测厂同步受惠,订单爆满、纷纷满载。

 

2020开年后,新冠疫情使得各大产业重镇都出现了复工困难,其中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省更是作为中国存储器及光通信制造的中心。不禁引起人们对于中国半导体产业供应链的担忧。

 

在抗击疫情和中美经贸摩擦的双重背景下,我国半导体的发展需特别关注。本文分别介绍梧桐树资本关于新冠疫情对上述行业产生的影响及未来疫情结束后的投资机会看法,希望通过我们的专业分析、冷静的视角给同行和广大投资人带来理性和信心,发现疫情结束后的产业及投资的机会。

 

本文主要通过讨论和分析人员复工情况、公司现金流及供应链这几个不同的维度来研究疫情对于半导体上中下游及相关的设备材料行业的影响。

 

从整体上看,我们认为市场对于终端的需求并没有因为疫情而产生较大的影响,所以长期来看中国半导体行业发展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

 

从局部来看,包括封测与设计环节的一部分的中小企业的确受到一定影响,如果疫情短时间可以结束,则复工压力、现金流紧张及供应链短缺等问题都会得到显著缓解。

 

对于疫情结束后的半导体行业的投资机会,我们认为除了关注现有的整体半导体国产替代及细分领域从零到一的投资逻辑以外,疫情也加速了如工厂自动化、智能化及设计企业IDM化等未来的新投资机会。

 

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分析和思考:

疫情对半导体产业的影响

疫情结束后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机遇

疫情结束后的半导体行业的投资机会

 

 

01

疫情对半导体产业的影响

 

一、 上游:半导体设计行业

 

半导体设计企业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其中尤其以中小型创业企业受影响较大。中国的芯片设计企业约有近2000家,其中有一大批是中小微企业。

 

芯片设计企业的工种可粗略分为前端代码设计、系统验证与应用,后端布局布线,供应链管理。其中纯粹的代码阶段和后端布局布线,这些主要是通过人在计算机上完成,这意味着芯片设计工程师只需要通过VPN连接到公司的数据库,就可以完成相关的操作。

 

当然,远程办公对于工作效率上会有一定的影响。而系统验证与应用则需要实验室中的仪表设备配合,供应链管理则与制造封测厂家相关,这两个工种进行远程办公则较为困难。因此这类企业仍然无法保证工作时间和研发效率。另外由于客户、代工厂及封测厂之间交流受限,客户验证难度增大,影响产品推出时间和交付的延缓。

 

下表中列出了A股的半导体设计公司的相关信息,可以看到大部分设计公司选择210日进行复工,仅有紫光国微选择按照正常时间复工,但是由于可以远程办公的原因,疫情对上市的芯片设计公司影响不大,可以看出,从人的角度来说,疫情对半导体设计行业的影响不大;从钱即现金流的角度来讲,表中的上市公司都保持了较良好的现金流,对于短期的疫情(3个月以内)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转。

 

但对于一大批的中小微芯片设计公司,尤其是一些正在进行晶圆tape out和准备产品demo及试量产的早期公司可能会有较大负面影响,有些公司可能会推迟产品计划甚至资金链断掉;从物的角度,即供应链角度来讲,设计公司下游的晶圆生产厂商通常有2-3个月的库存所以我们也看到了目前并没有影响生产,但是如果疫情持续3个月以上,势必会对代工厂的供应链产生影响导致设计公司产品推迟延后,因此还需要等待疫情达到拐点才能根据情况判断。

 

 

 

 

二、中游:半导体制造企业

 

制造企业在短期内影响不大,但如疫情时间过长,则会有由于原材料及制造设备供应不足及成本上升带来的负面影响。在晶圆厂方面,包括中芯国际、华虹宏力、华润上华和长江存储在内的多家企业都已经发表声明,公司处于正常生产过程中,并没有受到疫情影响。而从晶圆厂的传统运营情况来看,这种情况是说得通的。

 

首先,晶圆厂本身有着整修时间,一年一般只有一两天。除此之外,晶圆厂一般都会365天不间断的工作。并且,目前所进行的订单都是2019年的排期,因此短期内不会受到影响;其次,Fab厂自动化程度极高,属于技术密集型企业,因此人员难以复工的现象对其影响相对不大。下图中为上市的半导体制造企业,误工天数均为0天。

 

因此可以看到,整体而言,从人的角度来看疫情未对半导体制造企业造成显著影响,但是通常晶圆厂的上游原料库存在3个月左右,如果疫情超过三个月以上就会对生产产生一定的影响。

 

从钱的角度来讲,晶圆厂的下游订单及一部分现金支付通常在上一年年底就已经确定,因此资金上对于晶圆生产厂商来讲比较稳定,扩产及建厂的资金也主要是由政府来支持,目前并未出现由于疫情而减少相关投资的声明,因此在钱的方面对于晶圆厂问题不大。

 

再次从物的角度即设备材料等上游供应链的角度来讲,由于半导体设备本身的demo比较长(2-3年),因此设备供给角度问题不大,对于材料领域由于疫情导致的交通运输确实有一些影响,如果疫情较长(超过3个月)那么生产材料的供给可能会出现短缺,尤其是那些国内无法生产且必须进口的材料,这也对未来相关产品的国产化提出了更为迫切的需求。

 

具体来说,代表企业中芯国际近期发表公告称,疫情对公司盈利影响有限,Q1营收环比继续增长,全年向好。在疫情期间公司妥善安排资源,使生产顺利进行。公司预计2020Q1营收约8.39~8.56亿美元,增长0%-2%。毛利率预计介于21%~23%。预计全年晶圆代工厂资本支出约31亿美元,其中20亿美元用于上海300mm晶圆厂,5亿美元用于北京的300mm晶圆厂的设备和设施建设。

 

华虹半导体预计2020年一季度销售收入约2亿美元,毛利率在21%23%之间,这个数据较为保守,一是因为并非所有员工都已经返工,二是因为华虹两座晶圆厂在Q1实施了例行巡检,对产能利用率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公司的三座8英寸晶圆厂仍然保持90%以上的利用率,订单状况良好,长期来看疫情影响不大。

 

位于武汉的长江存储方面,其生产的3D NAND 芯片,以及武汉新芯生产的 NOR Flash CIS 芯片已经顺利通过特殊申请渠道,持续正常出货。长江存储的产能扩张计划不变,预期于2020Q2达到4万片/月的存储月产能。

 

 

 

三、下游:半导体封测企业

 

封测企业受疫情波及最大,面临着一定的“复工难”。封测环节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不同于晶圆厂一年不间断的开工,封测厂员工一般春节时都会放假,近乎完全停工,虽然由于2019年下半年订单较为饱满,因此大部分封测厂都留了一部分人员值班,但在疫情爆发后很多员工难以复岗,因此目前国内封测厂产能只有正常情况下的50%左右。

 

下图总结了A股封测公司的复工情况,可以看到整体上与半导体设计公司类似,但是由于封测公司的特性,疫情对其的影响远大于设计企业,尽管订单饱满,但在疫情爆发期间,用工需求大且招工难问题恐影响公司产能扩张。

 

因此从人的角度来讲,封测企业在这次疫情中受影响最大;从钱和物的角度来讲,封测企业和晶圆制造企业比较相似,由于大厂资金相对充足且多数订单在上一年已经确定所以短时间影响不大,同样在供应链角度来讲也都有一定的库存可以保证生产。

 

但我国的封测企业和晶圆制造企业的客户情况十分不同,目前晶圆制造的客户主要还是国内厂商而封测企业的相当一部分客户是海外企业,因此还需要关注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时间太长)而导致的客户的永久性流失,这一点目前已有一些海外公司考虑或已经把部分订单交给台湾封测厂商可以看出。

 

从代表企业来看,通富微电在疫情期间员工复工造成一定难度,崇川工厂、苏州工厂产能利用率在80%左右;合肥工厂、苏通工厂产能利用率在50%60%。华天科技方面,在疫情期间,报道称华天科技停产三天,公司整体复工率为60-70%左右。

 

 

 

四、半导体设备材料

 

对于半导体制造相关的上游设备材料领域,首先可以看出人的因素影响不大,设备公司的人员数量较低(研发人员居多)且很多工程师都在下游晶圆生产厂商辅助工作,从下表也可以看出人员复工情况也比较良好;同样的对于半导体材料公司由于大规模工厂化生产较普遍所以工人相对较少,复工情况也比较良好。


从钱的角度来讲,大部分设备及材料公司在订单产生时就会收到一部分款项因此目前还没有特别大的影响;最后从物的角度来讲,设备材料公司通常会有3个月的上游原材料部件的库存,因此短期(3个月)内不会对生产产品产生影响,后续需要在疫情拐点达到时才能得到更细节的分析;其中对于必须实行进口的原材料和部件,由于部分进口及运输环节的限制有可能未来对设备材料公司产生影响,因此行业未来除了关注整体设备及材料的国产化外,对于核心设备部件及基础原材料的国产化的布局同样刻不容缓。

 

 

 

五、特别关注:新创企业及核心疫区(湖北)的企业

 

新创企业受影响较大,受到部分冲击甚至致命;疫区重点企业的出货在短期会受一些影响。对新创企业,从人、钱和物这三个角度来看都存在较大风险:其中设计类的企业可能面临丧失时间窗口的严重风险,制造及封测类企业则可能由于工厂处于停顿状态而产生由于资产折旧和员工薪资等感到巨大压力。

 

另外,对于武汉的主要企业,例如长江存储、武汉新芯等处于中游的生产企业目前受影响有限,但如果疫情持续,由于上游原材料和设备的短缺也会影响相关企业的后续生产与经营。

 

六、分析小结

 

整体上看,半导体行业发展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

 

从半导体产业的生产来看:疫情期间大部分企业、特别是大中型企业,生产保持正常进行,企业内部的疫情防控要求也得到严格落实。要注意的是,要保持半导体企业的物流与供应链的正常运营,使整个半导体产业的供应链处于稳定有序状态。

 

从半导体产业的需求来看:疫情期间,面对广大消费者的电子产品的需求有所下滑(具体的数据等未来统计结果),可能会影响到系统公司、并沿供应链传递到半导体产业。业内人士认为,疫情结束后,半导体产业的终端需求会释放,有一个反弹,年度对芯片的需求影响不大。

 

局部看,疫情期间,包括封测与设计环节的一部分的中小企业,受到一定影响,遇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可以用企业生产中的“人、钱、物”来概括。

 

人的问题,主要是人手问题,关系到部分封测企业的产线是否开出来、产能利用程度如何;也关系到部分设计企业的人力资源的利用和设计工作的效率。这个问题会随着企业有序复工而得到缓解。

 

钱的问题,是企业的现金流问题,也是部分中小企业复工受到疫情影响,而产生的问题。如果在较短时间内能解决这些企业的有序复工问题,将会缓解这部分企业的现金流压力。

 

物的问题,也就是企业的物流与供应链问题,包括原材料、设备及产品出货能否有保障。企业生产需要原材料,生产的产品需要物流运输。对于半导体产业中的企业,疫情期间的物流与供应链问题,是全局性问题,需要来自政府与社会的支持。

 

 

 

02

疫情结束后的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机遇

 

相比2019年,2020年的第一个季度我国芯片产业市场需求不会明显增加。若疫情在第一季度被控制则第二季度需求会有大的提升,客观上由于5G的推广与东京奥运等也会为我国相关产业的发展提供需求支撑,预计2020整个产业仍能保持2位数增长。

 

 

同时我们看到由于疫情影响,虽然门店实际上是短期关停,但是整个全社会正在进行一波经济的线上化转移。由于这一强有力的外力推动,需求端的用户开始转变自身的习惯,开始在线上完成各种各样的事情。

 

因此从中长期来看,实际对半导体产业的需求端有着比较显著的拉动效应。B端上不少企业开启“远程办公模式”,这一块支持视频会议和线上文档处理的云办公系统需求爆发,以金山办公为例,到23日,金山文档远程会议服务器扩了3倍,金山文档在线office也扩了1倍的机器。学校复课时间的推迟也推动了在线教育的需求,为了实现“停课不停学”,各地教育系统正在上线远程在线授课,通过云平台服务商提供的在线教育系统为师生提供备课、授课和批改作业等基础教学功能。

 

除此之外还有区域卫生信息化、远程医疗等需求,这一块向线上转移的新增需求,最终会带动服务器芯片的需求上涨。C端上个人看手机、看电视、看电脑的时间增长,由此促进个人电子产品消费的增加。因此无论是在B端还是C端,无论是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还是个人的数字化转型,结果都是会加大对作为上游的半导体的需求。

 

 

03

疫情结束后的投资机会

 

我们认为在2020年半导体企业的投资机会依然较大。主要基于三大逻辑:

 

一是中美科技割裂,国产替代周期不会受到疫情的影响;

 

二是半导体大宗商品价格在经历了2018年与2019年上半年18个月的下降周期后开始进入上涨周期,以DRAM价格为例,可以看到近五年DRAM价格呈现出一个周期性的变化趋势,基本上是以18个月左右作为一个周期,从2018年初到2019年上半年,DRAM价格经历了一个下行周期。当前DRAM价格已经处在上行周期之中。2020年一月份DRAMLCDNAND的价格均已经抬头往上,这对于国内公司这也是上行周期;

 

 

 

 

三是5G网络建设周期,半导体作为行业上游,必然被带动上涨。根据相关数据,2020年预计5G基站的数量将达到68万个。在对抗疫情过程中,5G在视频通信、医疗等方面的应用快速上马。起到了很好的示范效应。5G通信网络的建设对应的是通信行业本身,但是通信行业的发展首先会拉动上游半导体行业的发展。而等到5G通信网络建设完成之后,云计算、云数据存储、云游戏、智能驾驶、人工智能、ARVR等后端应用都会需要5G通信网络的支持,而这些应用也需要使用半导体芯片。此外,5G手机的上线也需要半导体芯片。所以半导体行业的需求是来自于通信行业以及计算机行业的支撑,贯穿整个5G通信网络建设周期。

 

 

 

在具体的中国半导体投资策略上,除了目前关注国产技术上“从零到一”的突破和生产供给上的国产替代外,针对疫情后我们分析上中下游的半导体投资也会产生新的热点和逻辑:

 

对于上游的设计公司,由于中国设计领域的公司目前接近2000家且多数为中小微或创新企业,一定会有相当数量的企业在这轮疫情中阵亡,因此对于整个行业有一定“筛选”的作用,市场用一堂生动的课告诉创业者和投资人一句真理“能活下去才是硬道理”,因此策略上在投资应该关注自生能力强的公司,例如有一定IDM能力的项目;

 

在中游和下游,由于晶圆厂和封测厂属于资金及人力较密集型行业,投资上除了技术和产品的考虑外,对于生产稳定性保障的投资也会产生新的机会,例如工厂及生产智能化、自动化等。对于半导体设备及材料方向,疫情可能对设备及材料的上游供应链产生影响,原因是很多的核心设备部件和原材料国内不能生产且必须通过进口,因此疫情后对于设备的核心部件及重要原材料的国产化投资布局也刻不容缓。

 

07

结语

 

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内由于国内需求端的巨大市场及供给端的国产替代主线,半导体、领域会始终保持高速的增长。

 

过去几年这些半导体领域的投资热到虚火旺盛,项目估值过高。这次的疫情会对相关产业的高估值有很大的抑制作用,也会加速企业大浪淘沙。磨难是企业最好的试金石,越是危机才越是考验企业家和投资人的时候。

 

同时,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两大基本要素就是资金和人才,未来产业的推动取决于政府和市场对于相关产业的战略性、长期性和艰巨性的认识,以及持续投入的态度、决心。我们也会在这次疫情后结合市场的情况除了关注国产替代的主线逻辑以外,同时兼顾先发和差异优势,在项目的技术、团队和产品服务外还要关注公司的风控及危机应对能力,“活下去”是一个优秀的硬技术公司必须有的基因。

 

疫情也许能让产业慢下来,但半导体行业本身就是马拉松,一时的快慢并不可怕。有时候停下脚步、整理思路,反而是为了更好的出发。让我们踏着坎坷崎岖,向着前方目标,沿着芯路历程,和中国硬科技一路前行,勇往直前!

 

*本文作者毛示旻*    

曾任职于硅谷应用材料公司高级研发工程师,后在硅谷早期美元基金HEDA Ventures任投资经理,主要负责深科技TMT方面的投资,个人和机构投资案例包括:纵慧芯光, Akash Systems, mParticle, Trusttoken等。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材料工程博士毕业,发表论文20余篇,申请并授权多项中美发明专利,受邀在国际学术会议报告10余次。

返回

上一篇:卖好车CEO李研珠:疫情阴影下汽车行业如何应对|凤凰鸣矣下一篇:阳煤集团联合梧桐树资本捐赠40吨消毒液驰援湖北随州

关于我们 / 管理团队 / 投资组合 / 公司新闻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5 梧桐树资本 津ICP备160027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