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梧桐树资本刘乾坤:LP如何平衡“政府引导”和“市场化”

2019-10-15 17:08:44

9月26日,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兼总裁刘乾坤受邀出席由中基协、厦门市政府指导,FOF Weekly主办的“2019中国母基金峰会暨首届鹭江创投论坛”,并担任圆桌对话《资本引导产业转型升级》的主持嘉宾。

以下来自FOF Weekly现场实录:

 

论坛主持人:在2B投资中我们知道每一个行业细分领域都非常不一样,所以我们这次邀请到LP也是来自很多细分行业的LP,接下来我们邀请这次圆桌《资本引导产业转型升级》的讨论嘉宾,他们分别是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兼总裁刘乾坤、国盛资本董事总经理顾卫平、嘉豪投资创始合伙人朱伟豪、深圳市天使母基金副总经理刘湘宁和七匹狼创投总经理马萍萍。首先请刘乾坤刘总担任我们的圆桌主持。

 

刘乾坤:非常荣幸,看到了老朋友、好朋友。请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把自己机构的情况和投资方向,以及最关键的基金的性质给在座的嘉宾做一个介绍。

 

朱伟豪:大家好!我是朱伟豪。我们目前主要在管理一个母基金,同时还有一些产业投资,同时也在环保产业、教育产业有一些投资。

 

马萍萍:谢谢主持人各位投资人,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们七匹狼创投是七匹狼旗下的一个独立的基金管理公司,我们现在相关的一级市场私募牌照有六个,分别管理了三支政府引导基金,其中有一支是国家级还有两支市级,一支市场化的基金和一支单向基金,每支基金有不同的方向,主要方向是节能环保,高端制造,人工智能,机器人产业,工业机器人产业链,以及跟金融服务相关的。

 

顾卫平:大家好!我来自于上海国盛资本有限公司,我们是PE界的一个新兵,我们成立时间是2018年4月,到2018年10月我们拿到了备案,我们大股东是国盛集团,国盛集团是上海市战略新兴产业的投资平台等,前期国盛集团投了很多基金,上海集成电路基金,上海军民融合基金等,这些都是国盛集团出资。国盛资本也是我们集团最近双轮驱动的一个尝试,目前我们管理了两个基金,重点投资是国企混改和央企和长三角的国企的混改。中央对上还有三个重点投资领域,分别是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这三块也是我们目前国盛资本重点投资领域。希望能够跟大家一起合作。谢谢!

 

刘湘宁:大家好!我是深圳市天使母基金副总经理刘湘宁。我们天使基金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一个机构,成立时间不长,规模可能也不大,我们目前就管理了50亿天使母基金,目前已经投了38个子基金,我们投资效率比较高。我们投入的基金有三个特点,第一个作为我们专注投天使阶段的子基金,要求子基金全部自己投向天使阶段的项目。第二个是全国来看,我们给单支基金出资40%,非常高。第三个优惠政策非常明显,对深圳投入的项目收取的利益是让利给投资者。我们受到了广大GP的关注,尤其是投早期的GP。

刘乾坤:今天请我来做这个主持人可能因为核心议题是母基金,附带有一些直投的介绍。借这个机会我也做一个小介绍,梧桐资本的母基金版块起始于2014年8月份,第一支母基金是百分百政府引导,大概50亿规模人民币,后面做的两个母基金就有政府引导,也有市场化。我们梧桐树业务板块是3+4,覆盖VC、PE和FOF。VC主要关注企业服务和文创教育。PE关注三个行业,一个是半导体行业,最近在德国、以色列会有一些布局,主要是上游设备的材料。其次是大健康,主要是器械和医疗服务。第三是新能源,新材料。

 

第一个问题想抛给母基金,在座很多还是募资的GP在听。第一个请大家介绍一下自己母基金版块,是政府引导性质,刚才刘总介绍了引导的一些要求、特点,如果是市场化的,这一部分的投资性质和特点以及一些指标不超过本地多少,有没有返投,对GP有没有定性的要求。先从朱总开始。

 

朱伟豪:先介绍一下,分两块,我们和清科也做了一个母基金,有小一个亿,重点关注在TPM行业,还有医疗行业。我们原来对TPM比较熟,所以关注医疗和教育这边,芯片也做了一些布局。

母基金有20到30个亿,投了20多个GP。目前我们比较关注的是二手多一些,还有我们关注影响力基金(音)。

 

刘乾坤:这个基金对GP有什么要求?

 

朱伟豪:没什么要求。

 

刘乾坤:投资对单个基金出资比例有什么要求?

 

朱伟豪:没有什么要求,我们也有美元,一般在一个亿以下这个水平。

 

刘乾坤:不看比例。对于GP的挑选是挑这种新兴的专业细分领域的基金还是投大基金多一些?

 

朱伟豪:精而美,小而美的多一些。

 

刘乾坤:现在已经投了两年,基金期限多长?

 

朱伟豪:都是自己的资金,所以对期限没有什么要求。

 

刘乾坤:马总,你们现在旗下有母基金吗?

 

马萍萍:我们兄弟公司七匹狼男装是2004年在深圳中小板的一个上市公司,是重点围绕消费以及时尚文化产业做一些布局,它也投资了一些比较知名的GP。

我的母公司七匹狼控股集团的主业是金融服务以及投资,我们也是深圳创新投的股东等,也参与了深圳创投几支基金等。目前来说,相对于重点还是有一些产业方面的选择,因为集团主业还是金融服务和投资,我们会重点布局在一些根据区域或者是产业的布局相关的一些互补型的行业。

 

刘乾坤:创投这一块我理解还是做GP为主。

 

马萍萍:相对来说我们有一个比较完整的直投团队,我们直投团队加起来也有二十几亿的规模。

刘乾坤:大家手上可能有直投机构。刚才国盛的顾总介绍他们体系很庞大,上海最大的国有企业之一,想专门请您介绍一下你旗下管母基金的版块投资偏好包括GP的一些选择,您讲一下您的情况。

顾卫平:首先我也是来募资的,我也是GP。国盛集团体量比较大,而且政府也给了它很多任务,比如说前一阵子国盛集团跟领导发起了人工智能基金,国盛投了十几亿,首期是100亿,那个基金60%是投向下面的基金,从国盛这边来说,它是母基金的这个定位,它这一块我判断下来,它目前还是结合上海市政府的一些重大任务,上海市重点要发展的任务做一些相应的母基金和直投基金平台,最近也在筹建品牌基金,这也是上海的一个重点的方向。

刘乾坤:国盛资本本身是做直投的?

 

顾卫平:我们是做直投,有30%通过LP的方式去投。比如我们现在要设二期,一期可以做一个总的基金,跟外部机构合作。

 

刘乾坤:湘宁总刚才讲得比较细,你们成立时间晚但投得很快,你们对GP投资规模和投资比例,返投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

 

刘湘宁:我是在座最纯的LP,纯得不能再纯。我们现在只做LP,没有直投,多少标准也是挂在网上,公开。我们对GP的选择里面就有一条,排名靠前优先考虑。对GP的投向上没有什么要求,直投和产业导向的要求都可以,符合深圳市新兴产业十三五的规划的都可以,大部分都是可以投的。

 

刘乾坤:我们做母基金有时候很烦一些募资的同事,上来就问你投什么,其实网站上大家都有介绍,我觉得先打招呼之前先做一些工作再来问更好一点。

 

第二个问题,我们这个天使怎么界定?比如杭州的天使是5亿以下都叫天使,深圳的钱多,你们不会是10个亿才叫天使吗,怎么定义?是按阶段还是按规模,还是按出资比例等,怎么界定这个天使?天使这个词也不好量化。

 

刘湘宁:这个也是挂在网上,公开的。我们引导基金都是打开门办事的,标准都很清楚,我们这个天使投资项目有四个方面的标准,成立时间不超过两年,员工人数不超过50人,资产收入超过2000万,第四个产业导向符合深圳市新兴产业十三五规划。

 

刘乾坤:说说我们梧桐树的产业方向。第一个在母基金领域看得比较多的是新能源材料,主要是新一代电化学,新能源包括新型能源的形式,这是一块。第二块是云计算大数据,所以德同上期投有一个大数据相关的基金,还在看。第三个是汽车相关,我们另一个基金主要是汽车上下游,包括现在几个产业龙头的汽车相关的GP也在走程序,像蔚来资本。还有生物医药大健康这个方向,主要是四个产业,还有一些新的产业不作为重点。我们在座的机构有好多有产业资本加持,有世界级科研机构加持的机构,我们会更关心,我们有一个评分表可以加分。

 

我们多支母基金,有的有返投要求,有的没有,我们一个团队管理,这样的好处是我们先判断要不要投,然后再做后面的事情,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有两支基金有落地返投的要求。我们要看GP和投的方向好不好。在今年年底我们还会有一两支稍微大一点的母基金会落地,在这里也做一个广告。大家有好的GP和好的项目可以跟我们联系。

 

第二个话题是关于整个资本市场的。大家都知道,清科的数据等还是很惨的,整个投资和融资的水平还是在以超过50%的速度在下降,我们预判今年到明年还会有一个下降的过程,股权投资这一块还不乐观。基于这个不乐观的前提,想问一下不管是做母基金还是GP,怎么处理在募资方面的策略,不好募也不好投,我们现在直投团队也面临这样的问题。

 

朱伟豪:我们是比较特殊。我们创始人有一些情怀,用个人钱去投一些产业,现在也面临着把我们的情怀和影响力投资能更好的实现也是需要基金,也要去杠杆一些资金,下一步想要探讨政府的引导基金,因为我们还有现金,也可以出30亿以内,可以在产业里面协同,这几年我们在医疗领域投了上百亿的直投,希望杠杆一下到产业里面和项目去做,希望下一步产业融合。

银行的钱现在不太容易拿到,刚才我和王颖在聊,本身我们在昌平也有一些项目落地。我们利用现有的杠杆去撬动,让它上市,并购一些项目,还没有上市的要让它去上市,可能还需要募集资金。

 

刘乾坤:就是希望和政府、机构做一些合作。

 

马萍萍:我先从集团战略绍一下,我们七匹狼介绍上市兄弟公司,兄弟上市公司目前帐上有十几亿的现金和二十几亿的理财,我们是想结合市场上比较优秀的做消费类投资的GP一起来管理一个消费型的基金,也在寻找这样的合作伙伴,如果有需要的话也可以跟他们作交流。

从我们集团的角度来看,我们七匹狼创投是2009年,第一支基金是2011年成立,下面坐着节能环保基金的同事,节能环保基金其中有一个项目就给整个基金回报,我们过往基金的业绩还是相对比较优秀的。

接下来我们的基金一部分还是会在继续申请政府的引导基金,同时作为七匹狼集团我们的母公司会把过去在金融股权资产上的一些钱也是会拿出一部分作为我们新的战略方向,我们战略方向从2016年开始慢慢布局大的物联网,布局科技方向,我们组建了一支团队来做这个事,所以集团也会给我们一定量的基石投资。同时集团也在继续和其他的优秀GP做一些合作。

 

刘乾坤:我们也有基金准备在厦门落地,跟七匹狼合作。我同事们跟我讲过,特别要替七匹狼做一个广告,穿着很多年他们的POLO衫,结果一发现上次跟同事吃饭全部是七匹狼,我都是我太太帮我采购衣服,不同颜色的POLO衫差不多有10件。七匹狼在服装的本质,在业绩,在投资方面都是非常好的消费品的投资机构之一。

 

请顾总介绍一下,你的“爸爸”也可以给你钱,你想怎么募?募资策略怎么做?

 

顾卫平:我们现在资金还比较充裕,现在确实募资难度比较大,从我们策略上来说,首先国内最钱的是政府和国有企业,这方面从我们角度一定要想政府所想,急政府所急,他们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刘乾坤:现在走出上海了吗?有到深圳去设立基金吗?

 

顾卫平:投资可以在全国各地投资,基金还是设立在上海。这是第一个方面,帮政府做事情。第二个目前最有钱的还是保险基金,我们侧重跟保险资金对接。第三通过投资培育一些大企业,上市公司,后续跟他们合作。

 

刘乾坤:国盛要么不募资基金,要么就是找保险等这样大企业去做大家伙。

 

顾卫平:这个是事半功倍。

 

刘乾坤:我觉得非常好。我有一个母基金,一个央企加上一个国企,还正在找一个地方型的GP,回头我们单聊。刘总,你看你是最幸福的,只做LP爸爸,这个阶段可能问你还要尖锐一点,你现在投GP还敢投吗?今年到明年投资节奏有没有变化,选GP方面会不会受当下的投融资环境的影响?与此相关,偏好什么样的GP?

 

刘湘宁:我们保持固有的投资节奏,没有受到募资难的影响,我们自己单方面的节奏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我们确实感觉到募资难的压力也传导到了我们天使基金,我们天使基金规模都不是很大,我们规模上限是5个亿,很多基金都是两三个亿的水平,募资压力理论上来说不是特别大。

我们是要求GP已经募到30%的承诺资金。

 

刘乾坤:你忙活半天,结果过了一段募不了30%的钱,那不是白忙活,那还照投吗?

 

刘湘宁:这个是不可避免,有一些基金是因为团队的改变或者是不需要拿政府的钱了,基金有一些方向性的变化和策略的调整,并不完全是深圳市引导基金作出单方面的改变。我相信各地市引导基金都会有一些到期的结束合作的过程,只不过深圳最近把结束公示了出来,很多地方是没有公示出来,大家不知道而已,其实这个过程是一直有。

 

刘乾坤:你们在今年和明年节奏和策略、方向有没有变化?

 

刘湘宁:我们认为在这个环境下,我们也很难判断谁的基金最终能设起来,很优秀的GP也有这样的风险,我们肯定要投到一定量,大家真正把这个基金真正设起来,给一个基础的量,有一个质的提高。我们是这样考虑的,确实很多基金最后我们是要求一年之内把它设立,肯定会有设立不起来的。

 

刘乾坤:你们比较激进,既然总有设不起来,就多干一些活,这样也能完成你投资的进度。

 

刘湘宁:你说激进,我们还是比较谨慎,在选择GP上选择合作的都是一些大机构,知名机构或者是一些我们说的黑马机构,我们说的黑马机构也是大机构出来的,或者有很好的项目储备,或者是跟一些科研机构大的院校,院所,技术源头单位合作的机构,我们选择。

 

刘乾坤:我们的策略也更谨慎了,我们是市场化机构,尽调一大堆,发现其他LP不够。

 

刘湘宁:尽调当中也会对它的LP进行梳理,我们要了解30%是谁,有没有着落。

刘乾坤:现在是九月底,八月底的时候我们团队刚更改过评分表,对募资的评分就提高了,要多到一点钱,才可以把评分提高,这个是我们的特点。

 

接下来是主办方提的一个问题,确实这个市场目前国有企业和政府(部分政府资金还是充裕)比较没有钱,我们现在母基金的出资特点基本上虽然有市场化,但是以政府为主,在下面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些央企主动找到我们合作,资金方面确实比较充沛,所以我预期一年左右的时间募资难和GP投资难还会延续,大家没有太多选择,能不拿政府钱就不拿政府钱,现在看来,有一些基金可能没有政府的钱就不一定能够设起来。欢迎大家找刘湘宁总,找我们有政府和国有企业背景的企业合作,也可以找完全市场化没有什么要求的来合作。

 

朱伟豪:我们投了20几个头部GP,还是非常厉害,现在中国是有太多GP,有两下子都想去做投资。我们现在看了五六年GP,也投了几十个,回报太重要了,项目底层资产很重要,项目好还是有钱,资金是有的,但一定要真刀实枪的干。

 

刘乾坤:我有大概六七年没有在公众场合提我们的母基金了,之前我们做母基金是做得最早的一批,从2014年开始做了几年GP以后,又开始做母基金,还是有很多心得体会。后面看看马总,你们总部搬到思明区来了,基于什么考量。

 

马萍萍:男装上市公司的总部在泉州,我们母公司控股集团总部在思明区。这次在厦门开的母基金峰会我自己都感觉非常振奋,来了这么多知名机构,看到很多好朋友,以及非常知名的母基金的负责人,还有GP团队大咖都来了,还有监管机构。在厦门召开这个会议,给厦门带来了好的作用。一个是活跃一级市场的投融资,也是为我们美丽的厦门招商做一些准备。非常欢迎同行来厦门设立基金,或者是把分支机构设在厦门。我作为本地的投资机构也非常希望有机会跟各位多学习,多请教,多合作。谢谢!

 

朱伟豪:我建议大家把所得税一些可以迁移到厦门的来做减持。

 

马萍萍:厦门政府没有特别夸张的政策,但是兑现特别好,说到做到。我没有做任何的工作,把该交的就交了,就把钱拿到了。

 

刘乾坤:我们在厦门投了两家企业,一家注册地在厦门,但运营总部在深圳,这是一个飞速成长的平台,但运营总部现在在深圳。另外一家是中装速配,早期创业总部是在厦门,但是公司发展到了四五年以后就到深圳去了,当然通过这个平台还有我本人也在帮他往厦门引,厦门是需要持续更好的环境来吸引更多高端人才。我问他们为什么去深圳,深圳房价比厦门还高,他说厦门中高端人才招不到,这个可能是厦门亟待解决。第二个,像马董这样创投机构在本地落户的还不够,可能这一块整体氛围还有待提升。2012年以前还是比较活跃,这几年有一点沉寂。

 

刘湘宁:我们投得快,最主要还是得益于深圳的营商环境和大政策。

 

刘乾坤:说实话,政策确实不好。我们也投过深圳的企业,还是人才,创业氛围。

 

刘湘宁:来到美丽的厦门,环境非常好,现在街上人不多,在深圳满大街都是年轻人,快节奏的工作状态。我觉得这个是两个城市最大的不同,深圳是一个高速发展的一个年轻的城市,这里我感觉是创业成功都到厦门来生活。

 

刘乾坤:我有同感,上次来建发集团旁边的大商场,那么漂亮的商场我去吃一顿饭,人不多。我们希望越来越多创投机构能够落地厦门,这是一个很酷的城市,希望多引进高端人才。

 

我的问题到这里,留两个问题给台下的嘉宾。

 

现场提问:刚才说政府的引导基金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像市场化的基金你在融资的时候面对政府引导基金可能提出来的比如募资到最后,对你们的投资决策有多大影响。

 

刘乾坤:我管的母基金我有签字权,包括投前海,包括投德同,早期市场化的政府引导母基金可能更多的是人只是一个有点像技术角色,不具有实质性决策权,2014年以后我们就专投产业基金,风险投资基金。这几年风险投资基金和产业并购基金稍微有一点建树以后,我们才继续做(母基金)。

 

我们强调一定要市场化决策,你给我钱,不让我决策,我们就不做了,所以我不跟政府平台合资,也不跟他分享决策权。当然这个市场只有两类,第二类是替政府做出纳,第三类是帮政府做技术性的认证,还有一类是占绝对比例大一些,大部分还是国有企业自己在管政府的钱,我觉得这一块可能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还是有更市场化的在推。可能不一定解答了你们的问题,我们私下聊。

 

论坛主持人:非常感谢。刘总的主持方式我认为是非常特别的一个主持方式,不像论坛更像朋友间的谈话,我们会发现这个谈话非常多干货,非常到位。

 

9月26日,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兼总裁刘乾坤受邀出席由中基协、厦门市政府指导,FOF Weekly主办的“2019中国母基金峰会暨首届鹭江创投论坛”,并担任圆桌对话《资本引导产业转型升级》的主持嘉宾。

 

 

以下来自FOF Weekly现场实录:

 

论坛主持人:在2B投资中我们知道每一个行业细分领域都非常不一样,所以我们这次邀请到LP也是来自很多细分行业的LP,接下来我们邀请这次圆桌《资本引导产业转型升级》的讨论嘉宾,他们分别是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兼总裁刘乾坤、国盛资本董事总经理顾卫平、嘉豪投资创始合伙人朱伟豪、深圳市天使母基金副总经理刘湘宁和七匹狼创投总经理马萍萍。首先请刘乾坤刘总担任我们的圆桌主持。

 

刘乾坤:非常荣幸,看到了老朋友、好朋友。请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把自己机构的情况和投资方向,以及最关键的基金的性质给在座的嘉宾做一个介绍。

 

朱伟豪:大家好!我是朱伟豪。我们目前主要在管理一个母基金,同时还有一些产业投资,同时也在环保产业、教育产业有一些投资。

 

马萍萍:谢谢主持人各位投资人,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们七匹狼创投是七匹狼旗下的一个独立的基金管理公司,我们现在相关的一级市场私募牌照有六个,分别管理了三支政府引导基金,其中有一支是国家级还有两支市级,一支市场化的基金和一支单向基金,每支基金有不同的方向,主要方向是节能环保,高端制造,人工智能,机器人产业,工业机器人产业链,以及跟金融服务相关的。

 

顾卫平:大家好!我来自于上海国盛资本有限公司,我们是PE界的一个新兵,我们成立时间是2018年4月,到2018年10月我们拿到了备案,我们大股东是国盛集团,国盛集团是上海市战略新兴产业的投资平台等,前期国盛集团投了很多基金,上海集成电路基金,上海军民融合基金等,这些都是国盛集团出资。国盛资本也是我们集团最近双轮驱动的一个尝试,目前我们管理了两个基金,重点投资是国企混改和央企和长三角的国企的混改。中央对上还有三个重点投资领域,分别是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这三块也是我们目前国盛资本重点投资领域。希望能够跟大家一起合作。谢谢!

 

刘湘宁:大家好!我是深圳市天使母基金副总经理刘湘宁。我们天使基金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一个机构,成立时间不长,规模可能也不大,我们目前就管理了50亿天使母基金,目前已经投了38个子基金,我们投资效率比较高。我们投入的基金有三个特点,第一个作为我们专注投天使阶段的子基金,要求子基金全部自己投向天使阶段的项目。第二个是全国来看,我们给单支基金出资40%,非常高。第三个优惠政策非常明显,对深圳投入的项目收取的利益是让利给投资者。我们受到了广大GP的关注,尤其是投早期的GP。

 

 

刘乾坤:今天请我来做这个主持人可能因为核心议题是母基金,附带有一些直投的介绍。借这个机会我也做一个小介绍,梧桐资本的母基金版块起始于2014年8月份,第一支母基金是百分百政府引导,大概50亿规模人民币,后面做的两个母基金就有政府引导,也有市场化。我们梧桐树业务板块是3+4,覆盖VC、PE和FOF。VC主要关注企业服务和文创教育。PE关注三个行业,一个是半导体行业,最近在德国、以色列会有一些布局,主要是上游设备的材料。其次是大健康,主要是器械和医疗服务。第三是新能源,新材料。

 

第一个问题想抛给母基金,在座很多还是募资的GP在听。第一个请大家介绍一下自己母基金版块,是政府引导性质,刚才刘总介绍了引导的一些要求、特点,如果是市场化的,这一部分的投资性质和特点以及一些指标不超过本地多少,有没有返投,对GP有没有定性的要求。先从朱总开始。

 

朱伟豪:先介绍一下,分两块,我们和清科也做了一个母基金,有小一个亿,重点关注在TPM行业,还有医疗行业。我们原来对TPM比较熟,所以关注医疗和教育这边,芯片也做了一些布局。

母基金有20到30个亿,投了20多个GP。目前我们比较关注的是二手多一些,还有我们关注影响力基金(音)。

 

刘乾坤:这个基金对GP有什么要求?

 

朱伟豪:没什么要求。

 

刘乾坤:投资对单个基金出资比例有什么要求?

 

朱伟豪:没有什么要求,我们也有美元,一般在一个亿以下这个水平。

 

刘乾坤:不看比例。对于GP的挑选是挑这种新兴的专业细分领域的基金还是投大基金多一些?

 

朱伟豪:精而美,小而美的多一些。

 

刘乾坤:现在已经投了两年,基金期限多长?

 

朱伟豪:都是自己的资金,所以对期限没有什么要求。

 

刘乾坤:马总,你们现在旗下有母基金吗?

 

马萍萍:我们兄弟公司七匹狼男装是2004年在深圳中小板的一个上市公司,是重点围绕消费以及时尚文化产业做一些布局,它也投资了一些比较知名的GP。

我的母公司七匹狼控股集团的主业是金融服务以及投资,我们也是深圳创新投的股东等,也参与了深圳创投几支基金等。目前来说,相对于重点还是有一些产业方面的选择,因为集团主业还是金融服务和投资,我们会重点布局在一些根据区域或者是产业的布局相关的一些互补型的行业。

 

刘乾坤:创投这一块我理解还是做GP为主。

 

马萍萍:相对来说我们有一个比较完整的直投团队,我们直投团队加起来也有二十几亿的规模。

刘乾坤:大家手上可能有直投机构。刚才国盛的顾总介绍他们体系很庞大,上海最大的国有企业之一,想专门请您介绍一下你旗下管母基金的版块投资偏好包括GP的一些选择,您讲一下您的情况。

顾卫平:首先我也是来募资的,我也是GP。国盛集团体量比较大,而且政府也给了它很多任务,比如说前一阵子国盛集团跟领导发起了人工智能基金,国盛投了十几亿,首期是100亿,那个基金60%是投向下面的基金,从国盛这边来说,它是母基金的这个定位,它这一块我判断下来,它目前还是结合上海市政府的一些重大任务,上海市重点要发展的任务做一些相应的母基金和直投基金平台,最近也在筹建品牌基金,这也是上海的一个重点的方向。

刘乾坤:国盛资本本身是做直投的?

 

顾卫平:我们是做直投,有30%通过LP的方式去投。比如我们现在要设二期,一期可以做一个总的基金,跟外部机构合作。

 

刘乾坤:湘宁总刚才讲得比较细,你们成立时间晚但投得很快,你们对GP投资规模和投资比例,返投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

 

刘湘宁:我是在座最纯的LP,纯得不能再纯。我们现在只做LP,没有直投,多少标准也是挂在网上,公开。我们对GP的选择里面就有一条,排名靠前优先考虑。对GP的投向上没有什么要求,直投和产业导向的要求都可以,符合深圳市新兴产业十三五的规划的都可以,大部分都是可以投的。

 

刘乾坤:我们做母基金有时候很烦一些募资的同事,上来就问你投什么,其实网站上大家都有介绍,我觉得先打招呼之前先做一些工作再来问更好一点。

 

第二个问题,我们这个天使怎么界定?比如杭州的天使是5亿以下都叫天使,深圳的钱多,你们不会是10个亿才叫天使吗,怎么定义?是按阶段还是按规模,还是按出资比例等,怎么界定这个天使?天使这个词也不好量化。

 

刘湘宁:这个也是挂在网上,公开的。我们引导基金都是打开门办事的,标准都很清楚,我们这个天使投资项目有四个方面的标准,成立时间不超过两年,员工人数不超过50人,资产收入超过2000万,第四个产业导向符合深圳市新兴产业十三五规划。

 

 

刘乾坤:说说我们梧桐树的产业方向。第一个在母基金领域看得比较多的是新能源材料,主要是新一代电化学,新能源包括新型能源的形式,这是一块。第二块是云计算大数据,所以德同上期投有一个大数据相关的基金,还在看。第三个是汽车相关,我们另一个基金主要是汽车上下游,包括现在几个产业龙头的汽车相关的GP也在走程序,像蔚来资本。还有生物医药大健康这个方向,主要是四个产业,还有一些新的产业不作为重点。我们在座的机构有好多有产业资本加持,有世界级科研机构加持的机构,我们会更关心,我们有一个评分表可以加分。

 

我们多支母基金,有的有返投要求,有的没有,我们一个团队管理,这样的好处是我们先判断要不要投,然后再做后面的事情,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有两支基金有落地返投的要求。我们要看GP和投的方向好不好。在今年年底我们还会有一两支稍微大一点的母基金会落地,在这里也做一个广告。大家有好的GP和好的项目可以跟我们联系。

 

第二个话题是关于整个资本市场的。大家都知道,清科的数据等还是很惨的,整个投资和融资的水平还是在以超过50%的速度在下降,我们预判今年到明年还会有一个下降的过程,股权投资这一块还不乐观。基于这个不乐观的前提,想问一下不管是做母基金还是GP,怎么处理在募资方面的策略,不好募也不好投,我们现在直投团队也面临这样的问题。

 

朱伟豪:我们是比较特殊。我们创始人有一些情怀,用个人钱去投一些产业,现在也面临着把我们的情怀和影响力投资能更好的实现也是需要基金,也要去杠杆一些资金,下一步想要探讨政府的引导基金,因为我们还有现金,也可以出30亿以内,可以在产业里面协同,这几年我们在医疗领域投了上百亿的直投,希望杠杆一下到产业里面和项目去做,希望下一步产业融合。

银行的钱现在不太容易拿到,刚才我和王颖在聊,本身我们在昌平也有一些项目落地。我们利用现有的杠杆去撬动,让它上市,并购一些项目,还没有上市的要让它去上市,可能还需要募集资金。

 

刘乾坤:就是希望和政府、机构做一些合作。

 

马萍萍:我先从集团战略绍一下,我们七匹狼介绍上市兄弟公司,兄弟上市公司目前帐上有十几亿的现金和二十几亿的理财,我们是想结合市场上比较优秀的做消费类投资的GP一起来管理一个消费型的基金,也在寻找这样的合作伙伴,如果有需要的话也可以跟他们作交流。

从我们集团的角度来看,我们七匹狼创投是2009年,第一支基金是2011年成立,下面坐着节能环保基金的同事,节能环保基金其中有一个项目就给整个基金回报,我们过往基金的业绩还是相对比较优秀的。

接下来我们的基金一部分还是会在继续申请政府的引导基金,同时作为七匹狼集团我们的母公司会把过去在金融股权资产上的一些钱也是会拿出一部分作为我们新的战略方向,我们战略方向从2016年开始慢慢布局大的物联网,布局科技方向,我们组建了一支团队来做这个事,所以集团也会给我们一定量的基石投资。同时集团也在继续和其他的优秀GP做一些合作。

 

刘乾坤:我们也有基金准备在厦门落地,跟七匹狼合作。我同事们跟我讲过,特别要替七匹狼做一个广告,穿着很多年他们的POLO衫,结果一发现上次跟同事吃饭全部是七匹狼,我都是我太太帮我采购衣服,不同颜色的POLO衫差不多有10件。七匹狼在服装的本质,在业绩,在投资方面都是非常好的消费品的投资机构之一。

 

请顾总介绍一下,你的“爸爸”也可以给你钱,你想怎么募?募资策略怎么做?

 

顾卫平:我们现在资金还比较充裕,现在确实募资难度比较大,从我们策略上来说,首先国内最钱的是政府和国有企业,这方面从我们角度一定要想政府所想,急政府所急,他们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刘乾坤:现在走出上海了吗?有到深圳去设立基金吗?

 

顾卫平:投资可以在全国各地投资,基金还是设立在上海。这是第一个方面,帮政府做事情。第二个目前最有钱的还是保险基金,我们侧重跟保险资金对接。第三通过投资培育一些大企业,上市公司,后续跟他们合作。

 

刘乾坤:国盛要么不募资基金,要么就是找保险等这样大企业去做大家伙。

 

顾卫平:这个是事半功倍。

 

刘乾坤:我觉得非常好。我有一个母基金,一个央企加上一个国企,还正在找一个地方型的GP,回头我们单聊。刘总,你看你是最幸福的,只做LP爸爸,这个阶段可能问你还要尖锐一点,你现在投GP还敢投吗?今年到明年投资节奏有没有变化,选GP方面会不会受当下的投融资环境的影响?与此相关,偏好什么样的GP?

 

刘湘宁:我们保持固有的投资节奏,没有受到募资难的影响,我们自己单方面的节奏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我们确实感觉到募资难的压力也传导到了我们天使基金,我们天使基金规模都不是很大,我们规模上限是5个亿,很多基金都是两三个亿的水平,募资压力理论上来说不是特别大。

我们是要求GP已经募到30%的承诺资金。

 

刘乾坤:你忙活半天,结果过了一段募不了30%的钱,那不是白忙活,那还照投吗?

 

刘湘宁:这个是不可避免,有一些基金是因为团队的改变或者是不需要拿政府的钱了,基金有一些方向性的变化和策略的调整,并不完全是深圳市引导基金作出单方面的改变。我相信各地市引导基金都会有一些到期的结束合作的过程,只不过深圳最近把结束公示了出来,很多地方是没有公示出来,大家不知道而已,其实这个过程是一直有。

 

刘乾坤:你们在今年和明年节奏和策略、方向有没有变化?

 

刘湘宁:我们认为在这个环境下,我们也很难判断谁的基金最终能设起来,很优秀的GP也有这样的风险,我们肯定要投到一定量,大家真正把这个基金真正设起来,给一个基础的量,有一个质的提高。我们是这样考虑的,确实很多基金最后我们是要求一年之内把它设立,肯定会有设立不起来的。

 

刘乾坤:你们比较激进,既然总有设不起来,就多干一些活,这样也能完成你投资的进度。

 

刘湘宁:你说激进,我们还是比较谨慎,在选择GP上选择合作的都是一些大机构,知名机构或者是一些我们说的黑马机构,我们说的黑马机构也是大机构出来的,或者有很好的项目储备,或者是跟一些科研机构大的院校,院所,技术源头单位合作的机构,我们选择。

 

刘乾坤:我们的策略也更谨慎了,我们是市场化机构,尽调一大堆,发现其他LP不够。

 

刘湘宁:尽调当中也会对它的LP进行梳理,我们要了解30%是谁,有没有着落。

 

 

刘乾坤:现在是九月底,八月底的时候我们团队刚更改过评分表,对募资的评分就提高了,要多到一点钱,才可以把评分提高,这个是我们的特点。

 

接下来是主办方提的一个问题,确实这个市场目前国有企业和政府(部分政府资金还是充裕)比较没有钱,我们现在母基金的出资特点基本上虽然有市场化,但是以政府为主,在下面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些央企主动找到我们合作,资金方面确实比较充沛,所以我预期一年左右的时间募资难和GP投资难还会延续,大家没有太多选择,能不拿政府钱就不拿政府钱,现在看来,有一些基金可能没有政府的钱就不一定能够设起来。欢迎大家找刘湘宁总,找我们有政府和国有企业背景的企业合作,也可以找完全市场化没有什么要求的来合作。

 

朱伟豪:我们投了20几个头部GP,还是非常厉害,现在中国是有太多GP,有两下子都想去做投资。我们现在看了五六年GP,也投了几十个,回报太重要了,项目底层资产很重要,项目好还是有钱,资金是有的,但一定要真刀实枪的干。

 

刘乾坤:我有大概六七年没有在公众场合提我们的母基金了,之前我们做母基金是做得最早的一批,从2014年开始做了几年GP以后,又开始做母基金,还是有很多心得体会。后面看看马总,你们总部搬到思明区来了,基于什么考量。

 

马萍萍:男装上市公司的总部在泉州,我们母公司控股集团总部在思明区。这次在厦门开的母基金峰会我自己都感觉非常振奋,来了这么多知名机构,看到很多好朋友,以及非常知名的母基金的负责人,还有GP团队大咖都来了,还有监管机构。在厦门召开这个会议,给厦门带来了好的作用。一个是活跃一级市场的投融资,也是为我们美丽的厦门招商做一些准备。非常欢迎同行来厦门设立基金,或者是把分支机构设在厦门。我作为本地的投资机构也非常希望有机会跟各位多学习,多请教,多合作。谢谢!

 

朱伟豪:我建议大家把所得税一些可以迁移到厦门的来做减持。

 

马萍萍:厦门政府没有特别夸张的政策,但是兑现特别好,说到做到。我没有做任何的工作,把该交的就交了,就把钱拿到了。

 

刘乾坤:我们在厦门投了两家企业,一家注册地在厦门,但运营总部在深圳,这是一个飞速成长的平台,但运营总部现在在深圳。另外一家是中装速配,早期创业总部是在厦门,但是公司发展到了四五年以后就到深圳去了,当然通过这个平台还有我本人也在帮他往厦门引,厦门是需要持续更好的环境来吸引更多高端人才。我问他们为什么去深圳,深圳房价比厦门还高,他说厦门中高端人才招不到,这个可能是厦门亟待解决。第二个,像马董这样创投机构在本地落户的还不够,可能这一块整体氛围还有待提升。2012年以前还是比较活跃,这几年有一点沉寂。

 

刘湘宁:我们投得快,最主要还是得益于深圳的营商环境和大政策。

 

刘乾坤:说实话,政策确实不好。我们也投过深圳的企业,还是人才,创业氛围。

 

刘湘宁:来到美丽的厦门,环境非常好,现在街上人不多,在深圳满大街都是年轻人,快节奏的工作状态。我觉得这个是两个城市最大的不同,深圳是一个高速发展的一个年轻的城市,这里我感觉是创业成功都到厦门来生活。

 

刘乾坤:我有同感,上次来建发集团旁边的大商场,那么漂亮的商场我去吃一顿饭,人不多。我们希望越来越多创投机构能够落地厦门,这是一个很酷的城市,希望多引进高端人才。

 

我的问题到这里,留两个问题给台下的嘉宾。

 

 

现场提问:刚才说政府的引导基金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像市场化的基金你在融资的时候面对政府引导基金可能提出来的比如募资到最后,对你们的投资决策有多大影响。

 

刘乾坤:我管的母基金我有签字权,包括投前海,包括投德同,早期市场化的政府引导母基金可能更多的是人只是一个有点像技术角色,不具有实质性决策权,2014年以后我们就专投产业基金,风险投资基金。这几年风险投资基金和产业并购基金稍微有一点建树以后,我们才继续做(母基金)。

 

我们强调一定要市场化决策,你给我钱,不让我决策,我们就不做了,所以我不跟政府平台合资,也不跟他分享决策权。当然这个市场只有两类,第二类是替政府做出纳,第三类是帮政府做技术性的认证,还有一类是占绝对比例大一些,大部分还是国有企业自己在管政府的钱,我觉得这一块可能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还是有更市场化的在推。可能不一定解答了你们的问题,我们私下聊。

 

论坛主持人:非常感谢。刘总的主持方式我认为是非常特别的一个主持方式,不像论坛更像朋友间的谈话,我们会发现这个谈话非常多干货,非常到位。

返回

上一篇:梧桐树资本刘乾坤:处在变革时期的大健康机遇与挑战并存下一篇:梧桐树资本李睿宸:适合自己的产品才是最好的

关于我们 / 管理团队 / 投资组合 / 公司新闻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5 梧桐树资本 津ICP备16002735号